【集团公司】年轻干部廉洁教育|树正世界观,筑牢信念的压舱石(内附警示案例)

            

发布日期:2024-01-09     信息来源: 中国方正出版社订阅号     浏览数:404    分享到:
树正世界观,筑牢信念的压舱石


世界观,是人们对整个世界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是处理意识与物质、思维与存在关系的根本指导,是人的思想中最为本源的部分。可以说,世界观是诸观之首、信念之源,决定着人的思维方式,对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具有重要影响。人一旦形成了某种世界观,就会用其指导自己的行动,成为分析和处理问题的基本原则。

年轻干部刚刚走出校园、进入社会,每个人的世界观千差万别。绝大部分人能够正确看待个体与世界的关系,把个人融入时代发展之中,形成了有大格局、大情怀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具有了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崇高精神。新时代涌现出了很多这样优秀的年轻干部。如,“用生命书写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使命担当”的黄文秀,“时刻保持冲锋姿态”的杜富国,“生如‘夏’花,不负青春”的李夏,等等。同时,还有一些年轻干部却未能树立起正确的世界观,或者正确世界观树得不牢,个体观念、自我意识严重,初心不正、信念缺失,思想困惑、精神空虚,这就导致刚一走入仕途不久就犯了这样那样的错误,有些甚至是“跌倒就爬不起来”的严重错误。



警示案例

唯钱至上,终成金钱奴隶

——上海市某镇拆违办原主任朱某案警示

让人难以相信的是,年仅39岁的朱某却有着长达十多年的“贪腐史”;更令人唏嘘的是,他的贪腐行为贯穿了从镇属公司总经理助理,到村委会主任、村党总支书记,再到镇拆违办主任的各个岗位上。剖析朱某的违纪违法原因,根本在于他没有树立起正确的世界观,而是在错误的“成功观”和“金钱观”影响下,一步步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既有权又有钱,才能让人看得起”

1982年出生的朱某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不到20岁的时候就参加工作。当时他对自己要干什么、怎么干,根本就没有一个成熟的想法。他进入上海市某镇对外经济发展公司从事招商工作时,整日见的都是各路大老板一掷千金的做派、奢靡享乐的生活,在这种耳濡目染中逐渐接受了这种崇尚物质和金钱的世界观、价值观。特别是在工作中经常要迎来送往、吃吃喝喝,这种氛围更使朱某产生了一种错误的认识,即所谓的“成功”就是既有权又有钱,这样才能八面威风,让所有人都能看得起自己。所以,从那时候起,他就行为不检点,经常利用公权吃点、喝点、拿点。

朱某还把企业招商那一套用到自己的人生经营之中,为了自己的职务升迁和个人进步,四处请客送礼,搭人脉、拉关系,这让他在同龄人眼中显得过于“成熟”和“忙碌”。据他的朋友和同事回忆,朱某经常不是在请客送礼,就是在去请客送礼的路上。逢年过节的时候,更是连家里人都不知道他的行踪,因为他要去“拜访”的人实在太多,活动范围远远超出了辖区范围。他违纪违法所得的财物,有一部分就是用在了这方面。

朱某自认为找到了通往成功的道路,毫不顾忌党纪国法的约束,特别是在党的十八大后依然不收敛、不收手,公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2021年9月17日,区纪委监委通报2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案例,其中之一就是朱某向区司法局某司法所所长陈某赠送价值约500元白茶一盒。同年夏天,朱某宴请陈某,并再次向他赠送礼品。朱某一方面想着以权生钱,一方面又想着以钱谋权,成了政治生态的污染源。

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像朱某这样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人,到头来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曾经被评价混得“风生水起”的朱某,最终在法律审判下沦为“阶下囚”。“一时成功”的光环褪去,给年轻的他留下一个大大的人生污点,再也无法清除。

“我帮企业跑腿,企业给点费用是应该的”

朱某参加工作早,违纪时年龄也比较小,他第一次收受财物是在28岁。当时一个工作接触比较多的商人把一个装有现金的信封交给他,他心安理得地就收下了。那时候的他就没把收受别人财物当成是犯错误,更没有当成是违纪违法行为,而是认为“有权就要贪”,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从此以后,他的贪欲之门被彻底打开。在担任镇属公司总经理助理期间,朱某便在与园区企业交往中养成了拿钱办事的“习惯”,认为“我帮企业跑腿,企业给点费用是应该的”。

经调查发现,朱某自2010年4月首次收受贿赂开始,直至被留置前一晚还在收受礼金,时间跨度长达十一年。这十多年中,朱某收钱办事的“习惯”随着岗位变动而变本加厉。为了多“搞钱”,朱某不仅把个人开销拿去企业报销,还将企业捐款放入个人腰包。在担任拆违办主任期间,一个报价12万元的拆违项目,他从工程老板处收了10万元好处费。有些企业建了违章建筑不想拆,就给朱某送钱,他就拿出其中一部分钱去请评估公司的人吃饭,以此通过验收,为这些企业保住了“违建”。

此外,在担任某村村委会主任、党总支书记和某镇拆违办主任期间,朱某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非法牟取利益,收受贿赂;通过虚增补偿数量、签署虚假补偿协议方式贪污国家补偿款;利用负责村集体公共事务的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据查,朱某先后收受某建筑施工中心法定代表人何某等23人、某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法定代表人杨某等7人财物。朱某涉及的违纪违法行为之多、涉案人数之众、违纪时间之长,都是在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件中少有的,充分暴露出他的贪婪无度和肆无忌惮。

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党的十八大以后,朱某感受到党中央的反腐败力度逐渐加大,也产生了一定的恐慌心理。但他还是错误地认为自己只是开发区里的一个小干部,只是村里的村主任、党总支书记,根本没进入反腐败的视野之内。因此,他对反腐败虽感害怕,但却还没有到敬畏的程度。关于朱某收受贿赂的问题早有反映,有关党组织对他进行了谈话提醒,但他对组织的教育挽救根本无动于衷,依旧我行我素。

但毕竟做贼心虚,看着周围陆陆续续有一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被查处,想到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朱某总是提心吊胆,生怕哪天东窗事发。白天在公开场合,他看似镇定自若;到了夜里,却时常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朱某在忏悔书中写道:“躺在床上会想,这么做会不会有一天出问题。”特别是组织收到关于他收受贿赂的举报后,对他进行约谈,更加剧了他内心的恐惧。他开始找那些经济往来比较多的商人老板进行串供,把收受贿赂说成是“朋友间的借款”,把收受的财物能退回去就退回去。过了一段时间,他感到组织并没有对他“动真格的”,心理上的恐慌就减轻了很多,但更主要的是他十多年的贪腐“习惯”让他根本就停不下来。即便在组织约谈后,他又很快开始了疯狂敛财。“最后的疯狂”之后,等待他的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经区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由镇党委给予朱某开除党籍处分,并按规定解除劳动关系;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2021年9月,朱某因犯贪污罪、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3.5万元。

朱某在忏悔书中写道:“错误的‘金钱观’和‘成功观’让我一步错步步错……”但他认识到这个错误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如果他最初能够真正树立起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各种歪风邪气就无法近身,各种错位观念也无可乘之机。这样他就不会在39岁的时候锒铛入狱,更不会大好年华在监狱里独自忏悔。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有句名言:“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年轻干部的成功就在于投身伟大事业之中,而不是简单地用金钱去衡量。如果过分追求金钱,就会被金钱所困,最终成为金钱的奴隶,沦为像朱某一样可悲的结局。(本文摘自《年轻干部廉洁教育案例读本》,转载请注明来源。


返回
上一篇:【集团公司】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解读之三:与时俱进完善纪律规范 上一篇:【集团公司】阜阳旭凖工业集团党委深化违规收送礼金礼品问题专项整治工作方案